生活中的闲言碎语,柴米油盐

最近找到一本好书,至少对我来说是好书。《挪威没有森林.》,被舆论界誉为写给村上春树的公开情书。《挪威的森林》最佳续写版本,作者福原爱姬毕业于早稻田大学戏剧系,一位村上迷,固执的认为村上春树并没有将《挪威的森林》完结,相信大部分读者也这样认为。渡边并没有找到生活的节点,绿子也没有得到理所应当的归属,直子的死并不代表其不存在···(我一口气读了大半本)。

从川端康成到大江在到村上到三岛,如同全世界所有的细雨落在全世界所有的草坪上一般的沉默在持续。再有一本海明威的《乞力马扎罗的雪》。仿佛使人能获得一种定力,不至于随波逐流。

世上既有带来正确结果的不正确选择,也有造成不正确结果的正确选择。为避免出现这类非条理性。我想可以这样说,我有必要采取实际上什么也不选择的立场。我便是抱着如此态度。发生的事情业已发生,未发生的事尚未发生。 ——《再袭面包店》

郑也夫在《后物欲时代的来临》一书中认为人有三种追求:舒适、牛逼、刺激。舒适是指吃饱穿暖达到小康;牛逼则直指人的根源,炫耀、超越他人;刺激则对应的是空虚、无聊和没劲。

在于不希望别人理解自己,这点与其他人不同,那些家伙无不蝇营狗苟地设法让周围人理解自己,但我那样,觉得不被人理解也无关紧要,自己是自己,别人归别人。

人心隔肚皮,相望两不知。在与社会上人交往上,一般保持着别老思考别人想什么,做自己要做的和认为合情合理的,在某种意义上叫做作自保。以免自己身陷囹圄。

世上是有这种人的,即便有卓越的才华和天赋,却经不起使之系统化的训练,而终归将才华支离破碎的挥霍掉。

大米,我是生活并长大在华中平原最南部大别山地区,吃大米,喝淮河水,很少吃面食,乍一来北方还是显得有些不习惯。最爱家里的饺子,北方的那颇大的饺子甚是有些害怕,筷子久久不肯往嘴里去。想起汪曾祺笔下的高邮双黄鸭蛋,900年前北宋词人秦少游给苏东坡送了一箩筐高邮双黄鸭蛋,东坡食后甚是欢喜,欲罢不能。汪曾祺《故乡食物》中便曾有过:“曾今沧海难为水,他乡鸭蛋,我实在瞧不起。”未识高邮人,先知高邮蛋,便是最好的写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