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的疗养院》站长转自一位友人的文章一

即便现在天气还不算凉 ,好歹也比前段时间舒服不少 ,自己也难得闲下来,写东西的念头早就有了,只是心境没有状态,况且天气炎热诸事较多,所以就未能提笔。过段时间怕是就要立秋了, 天气也该凉了下来 ,其实能写出东西、想写些东西这也是我心之所愿。

相比较起来读书和写作算是我为数不多的爱好了,可令人苦恼的是无论怎样都无法长时间坚持,算起来已好久未曾读书,不是不想,只是难以集中精神;一年前买的《1Q84》和塞林格现在还未翻完,怕是难以继续了。至于写作,多久前就已经只能写些零散的章句,若问缘由,到底是自己喜爱还是无法接受系统化的训练,我也不能说的清楚,姑且算是各占一半吧。

 这篇东西的名字我早已想好,可能名字与内容的联系不太多,但不知为何自己就是喜欢,想必每人都能理解只要自己喜欢 ,拿来用便是了。你可曾看过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或者韩国电影《幸福》? 大概是这样描述的:“在京都的山中有一所疗养院很适合我去,我大概会去住一段时间。它并不是正式的医院,只是供人自由疗养的设施而已。有机会的话,我会再向你解释得清楚些。但现在我没办法。我现在需要的是一个和外界隔绝而安静的地方,可以好好地休养。”

“其他的时间我们就看看书、听听音乐、编织一些东西。虽然没有电视和收音机,但却有设备齐全的图书室和一间唱片图书馆,收藏着马拉的交响乐全集,以及披头士的乐曲,我常常在那里借唱片回房去听。”“越向北行,街道越是凄凉,田园和荒地开始映入人眼帘。黑色的屋脊和塑料棚沐浴着初秋的阳光,闪闪耀眼。不久,汽车钻入山中。道路婉蜒曲折,司机紧握方向盘,忽左忽右地转动不止。我有点晕车,早晨喝的咖啡味儿还留在胃里。

这时间里拐角渐渐少了,正当松一口气时,汽车突然窜人阴森森的杉树林中。杉树简直像原生林一般直耸云天,遮天蔽日,将万物笼罩在昏暗的阴影之中。窗口进来的风骤然变冷,湿气贬人肌肤。车沿着谷川在杉树林中行驶了很久很久,正当我恍馆觉得整个世界都将永远埋葬在杉树林的时候,树林终于消失,我们来到四面环山的盆地样的地方。极目四望,盆地中禾苗青青,平展展地四下延伸开去。一条清澈的小溪在路旁潺潺流淌。远处,一缕白烟袅袅腾起。随处可见的晾衣竿上挂着衣物。几只狗“ 汪汪” 叫着。家家户户的门前,烧柴都一直堆到房檐,猫在上面睡午觉。”

它不像中国的干休所或者修养所,至于为什么喜欢,这片光与影怕是难有人不爱,我的喜欢也无可厚非,所以这篇东西的名字我用《山上的疗养院》 。不管怎样,你的心我的心怕是从未像这片风景般纯净过,现在回首起来过往的日子透明而坚硬 ,透明的是快乐和泪水,坚硬的是看得见摸不着回不去的往日。我很少在公开的片段里写心,无论如何在实际生活中谁的心都无法独善其身,也希望每个人都能有一座美丽风景下的心灵疗养院,可以让精神自如的穿梭于花花世界,无须回避人间的丑恶和人心的叵测,而展示这些色彩灰暗的景象,正是为了反衬自由和个性的世界是多么令人神往。就像我的心,有时只想安坐着听一些轻音乐,小野丽莎的最好, 寻找心的安逸,然后慢慢睡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