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的疗养院》站长转自一位友人的文章二

我踏在十月的雨水里面,这是怎么了 ,三个月写了不足两千字 ,往往顾左右而言他,坦白说,三年来 习惯从未改,心境一直在变。

十月一个普通的早晨,我在世序东路同一个穿着格子衫的女孩擦肩而过,确切的说我也无法确定她是否是个漂亮的女孩,现在我所能记起的仅仅是她绝对算得上手指漂亮的女孩,如此说吧,我当然有自己的偏爱,身材也是恰到好处,于是心里便这么想:她究竟要去哪里呢做些什么,或者是口袋里有一张独自旅行的车票,一个手指绝对漂亮的女孩穿着格子衫独自去旅行,想来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回到住处我开始百无聊赖的翻看老照片,心中不断的回想起那个可能一个人穿着格子衫独自去旅行的陌生女子,也许我该尝试向她搭话 “ 小姐,你这是要一个人独自去旅行么? 我是说穿着格子衫一个人去旅行?” 不过说实话 根本没有必要尝试,纯属我无聊的臆想罢了。或者她真的会回答“怎么,要同行么,我可是打算独自去的,容不下别人相伴的”,我只是在心里自言自语着说道“哦,原来这个世界上有不少的想要独自旅行的人噢”。总而言之,真的就是这样,在十月的一个普通的早晨,我在世序东路同一个穿格子衫的女孩擦肩而过。

旅行,我想这一次是我唯一不计较火车行驶快慢的一次,这是一次轻松欢快的旅途,不带行李两手空空的单人旅途总是让人感觉那么坦然,不计较车速不计较天气不计较归程,此时正由窗外撒进车厢的十一月的阳光让我感觉心中格外的明净。四五月份的音乐也始终让我钟情,正如在这趟旅途中它能够给我带来更珍贵的回忆和性情。当然我也会在这趟列车上读书,读书,在我的每次旅途中怕是必不可少的一项活动,这次我带了本《国境之南,太阳以西》,岛本说每当听纳特.金科尔的曲子时,便会想像国境以南到底是什么?国境以南是什么地方?

后来,长大以后,才明白,歌词说的是墨西哥,即使墨西哥对许多人来说是奇妙的地方,但它也只是属于日常世界中一个 “普通”的地方。并不是岛本想像中的边界之外的异世界,一个彻底的异境。边界之外的异世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异境??岛本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农夫,一个人住在西伯利亚荒原,每天每天都在地里耕作,举目四望一无所见。北边是北边的地平线,东边是东边的地平线,南边是南边的地平线,西边是西边的地平线,别无他物。每天早上太阳从东边的地平线升起,就到田里干活;太阳正对头顶时,你就收工吃午饭;太阳落入西边的地平线时,你就回家,吃饭,然后睡觉。” 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过日子。一天,农夫觉得自己身上有某些东西死去……

太阳以西有什么?我不知道。或许什么也没有,或许有也不一定。我想应该是和国境以南多少有点不同的地方。或许太阳的以西就是国境以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