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的疗养院》站长转自一位友人的文章六

有些时候生病绝对是一个学习的最佳机会。在十一月的末尾我就开始遭受病痛的袭击,整日少不了些苦涩的药片,感冒发烧完全有能力将一个身强力壮的青年男子弄的萎靡不正,父亲看了难免心疼便让我在家呆着不能外出安心养病。在这段时间里,百无聊赖的学习了逻辑学,我始终不理解为何古希腊人那么热衷于将世间各种活动的道理条例清晰的抽离出来,然后将人限制在这条条框框中,谓之指导实践。

难怪村上春树曾在文章里说 : 如果你想追求的是艺术或文学的话,只要去读希腊人写的東西就好了。逻辑学对我来说并不是多么难以琢磨,可不知为何只能学习到传统逻辑、辩证逻辑,具体到矛盾逻辑与对称逻辑便再也学不下去了,如果继续,怕是不但难以指导实践,脑子也要炸掉了。

因为身体虚弱往往顾影自怜,这是难免的。不管怎样,靠回忆生活是难以维持长久的,再美好的回忆也有用完的那天, 可你知道总是有些什么伤痛会在某个你难以预料的时间突然跳出来刺痛你,心如刀割。就算再怎么时光如梭岁月如流那些伤痛只要跳出来,你我都难以招架。如今已是下雪的天气,对我来说有时候连冬天已经来临这个简单的事实都无法接受。想来这样的事还是少说为好。总之道理是这样的:有些东西你总害怕失去,可真正失去后你却发现你还活着,而且活得还是很好。可你得记住,那些伤痛一旦在某个时刻跳出来,要你的命,要你的命。

倘若我说,那又如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