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的疗养院》站长转自一位友人的文章四

2011年六月从大学校园里毕业,细数时日到如今也有五个月了。当初在即将毕业的日子里就想了至少得来一次毕业旅行,不管是一个人还是若干人都好。毕业旅行这种事不像以往的单人旅行,人多感觉最好,独自前往也不会有什么感伤,我想这大概也与我的性格有着什么关系,有人陪伴最好,无人陪伴大概也能过活。当然,一个人旅行这件事除外,自己去旅行我是必须要一个人的。

虽然这件事情在心里计划许久,但你知道始终会有一些其他什么事情会让你的身体无法追随心的向往。毕业直至如今我回到家一直帮父亲在生意上能够一帆风顺省心省力,正逢家里筹建房屋,难免两头奔波,无暇东顾。原本,刚毕业那会儿是有时间可以出行的,可苦于囊中羞涩,未能成行,搁置下来。

说起一个人独自干的事情,除了独自旅行当然还有其他事情,比如说去电影院看电影,有时候我偶尔会一个人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各个种类的,科幻的、动作的、爱情的。可相比一个人旅行来说这简直不值一提,因为时间相对较短,况且我绝大部分原因是去感觉气氛。一群人坐在剧场里,等待着事先安排好的剧情,慢慢深入,慢慢抓住感觉,对号入座,喝彩、感慨、悲伤、鼓掌,各种动作,幸福大概相似的幸福,悲伤着形形色色的悲伤,我总会在体会剧场的气氛从开场到散场,到人们渐渐离去,座位渐渐留空,灯光渐渐熄灭,这时才会慢慢起身离开剧场,仿佛自己就是导演,掌握着手里的灯光,光线投射到人们的生活里投射到他们身上,然后看到欢笑看到悲哀,模模糊糊看到各种故事。

所以往往我都不太能清晰的记起影片的情节。我记得曾同arrogant去奥斯卡看过《通天塔》,是受某位已经记不得姓名了的大学老师推荐,布拉德皮特足够吸引眼球,多线的剧情也耐人寻味;买到票后我问arrogant:“可要买些什么喝的东西带进去?”“那就要烫烫的奶咖吧,但是一定要黑白颜色搭配的纸杯装哦”“为什么奶咖非要一定用黑白搭配的纸杯装呢”我问,“这个嘛总之和你一起看电影是一定要喝黑白颜色搭配的纸杯装奶咖”

后来我想这个问题等于我没有问,她也没有答,至于到底为什么,想想可能是有些什么特殊的感觉吧,以至于之后每一次和arrogant看电影我都会买两杯黑白搭配的纸杯装奶咖。往往剧目开始后我们会坐到后排的空座上面,看电影的同时也可以看到观众的众生相,比如说有人喜欢理查德,于是满脸欢笑拍手叫好,有人却一脸苦相并不感冒。当你同时在背后看见这两种表情或者更多时,那就成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